分类 网站定制 下的文章

原标题:钟山部长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举行会谈

4月15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钟山在日本东京会见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

钟山表示,中共十九大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立为指导思想,制定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蓝图。按照中共十九大部署,中国将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宣布了中国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这必将为中日两国经贸务实合作带来更大发展机遇。

钟山指出,去年11月,两国领导人就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达成重要共识,中日经贸合作呈现企稳回升态势。2017年双边贸易重返3000亿美元规模,日本对华投资加快回升,中国对日跨境电商、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新经济模式投资增多,访日中国大陆游客超过730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5%。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双方应共同落实好两国领导人共识,发挥中日经贸合作“压舱石”和“推进器”的作用,充分利用两国在高质量发展方面的巨大合作空间,加强重点领域务实合作,引领双边经贸关系提质增效升级。

钟山就深化中日贸易投资合作提出六点建议。一是积极落实两国领导人就中日开展“一带一路”框架内第三方市场合作的重要共识;二是共同以实际行动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三是加强双方在高端制造和创新等领域合作;四是邀请日方参加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五是加强双方服务贸易合作;六是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努力尽早达成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RCEP协定。

世耕弘成表示,日方高度赞赏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上提出的重大开放举措,愿和中方一道探讨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深化高端制造、服务贸易等领域合作,努力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力争推动RECP谈判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日方愿意积极维护多边贸易体制,认为贸易保护措施对各方均没有好处,愿同中方加强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的合作。日方将积极组织日本企业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预计展览面积将达10000平方米。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高燕、日本经济产业审议官柳濑唯夫等陪同会见。

来源:亚洲司

原标题:争才|西安“”:一年五次放宽落户政策,今年或迁来百万

一年前,一位从北京返回西安的陕西籍硕士研究生曾发贴文,吐槽自己两年奔波二十余次“落户难”的坎坷经历。

一年后,西安市面向大中专毕业生、在校生,以及更高学历者5次放宽户籍政策。据统计,3月22日至24日短短三天,在西安落户人数就达15552人。

4月1日,西安市新发布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落户西安人数达24万余人,已接近去年全年25.7人的落户数据。

不断放宽的户籍政策让西安市正在朝着2020年主城区人口达到1000万的目标迈进。西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户政处户籍管理科副科长郑瑞韬告诉澎湃新闻(www.thapeper.cn),截至2017年末,西安市主城区人口700多万,借助户籍新政的实施,“今年有可能往100万人(落户)走,越多越好,没有设目标任务。”

北京大学中国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王鑫海认为,“人口是资源,不是负担”,人口众多有利于降低交易成本,促进创新创业。当前各地在向高等教育人才放开户籍政策同时,也应对普通工作者放松落户政策。

4月2日,人口学者黄文政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中国年轻人口正面临着急剧萎缩,从城市长远发展来看,“抢人”是一个非常智慧的做法,有利于拉动内需,提升城市活力、建设力和经济实力。

黄文政表示,但只放宽人才的落户条件,而依然限制人口的迁入,不仅影响了人们的选择和福祉,也会提高人才的生活成本,降低他们发挥才能的效率;进一步放宽甚至完全取消落户条件,促进人口自由流动,可能成为部分城市未来的选项。

从“落户难”到7天办结落户

在西安落户,对于高等院校毕业甚至在读的大学生来说,已不再是难事。

32岁的王先生还记得三年前在西安办理落户时的经历。2014年,只有本科学历的王先生因工作变动,举家从外地回到西安工作,考虑到将来小孩教育问题,想把户口从陕西汉中老家迁来西安。

“2015年8月,我去辖区派出所咨询,怎么都不符合迁户条件。”王先生回忆,学历落户要研究生以上学历,缴纳社保落户要持续缴纳5年以上才行,条件也不符合。

当时西安市出台了一个新户籍政策,在西安市购房网签时间在2015年7月1日之后的,可以落户,但让王先生失望的是,他的房子是在政策出台之前买的,条件也不符。

除此之外,还需要工作单位在西安,相应的劳动关系也要在西安,需提供自己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十多项书面材料。

无奈之下,王先生只能先给全家人办理了居住证,暂时搁置了落户想法。

2017年3月1日,西安市出台户籍新政“三放四降”,“放开普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放宽设立单位集体户口条件、放宽对‘用人单位’的概念界定,降低技能人才落户条件、降低投资纳税落户条件、降低买房入户条件、降低长期在西安市区就业并具有合法固定住所人员的社保缴费年限”。

这号称是“史上最宽松户籍政策”为众多大中专学历工作者敞开了落户“大门”。

2017年6月,王先生带着毕业证、户口本、身份证、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开具的迁出证明,顺利在辖区派出所办理了落户。“第五天的时候,派出所就通知说已经准予迁入了,前后办下来也就用了7天时间”。

4月1日,西安市新发布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落户西安人数达24万余人,已接近去年全年25.7万人落户人数。其中,博士以上392人,硕士研究生6689人,本科74960人,大专50233人,中专、技校17796人;人才引进9851人。

西安一年多时间5次放宽落户政策

各大城市以更宽松户籍政策吸引人才落户的“争夺战”仍在持续。

过去一年中,武汉、成都、长沙、郑州、杭州、福州……更多城市陆续向大中专毕业生以及更高学历者放开户籍政策吸引落户。

西安不甘人后,也加入了这场人才争夺战,一年多时间就五次放宽落户政策。

3月29日,西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户政处户籍管理科副科长郑瑞韬告诉澎湃新闻,2017年3月1日,西安市推出户籍新政“三放四降”1.0版,这是西安户籍新政的开始。

在此之前,西安市一直施行的是由西安市发改委2006年制定的“五年社保”落户等户籍迁入政策。“随着社会发展,之前那个政策已经不适应现在社会的发展了。”郑瑞韬表示。

同年6月,西安市又将本科以上学历落户年龄放宽至45岁(之前为35岁),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人员不设年龄限制。

今年2月1日进一步放宽了落户政策,西安市又推出户籍新政2.0版,将学历落户、人才落户的审批权、制证权下放到第一线,所有个人落户申请均可在户籍窗口进行“一站式”办理,当场办结,并新增随迁政策,可一人落户、直系亲属举家随迁。

同时,西安市公安局还专门成立了“人才人口争夺攻坚指挥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期三年的“人才人口”争夺攻坚战,以吸引更多人才、人口来西安就业、创业、定居生活。

郑瑞韬参与了户籍新政策的调研和制定工作,他们在户籍新政实施之后,通过对实际办理过程调研,以及收集网友在网络上的留言建议,逐步将户籍新政实施中一些不便捷之处进行调整,“2.0版的落户条件更简单,流程更便捷,办理时限更短,基本上能做到当场办结”。

为让高学历人才在办理户籍迁入时少跑路,3月5日,西安市又在“西安公安”微信公众号的“掌上户籍室”开通了学历落户绿色通道,需要落户的高学历人才只需要上传教育部学籍网的学历信息截图和身份证照片,就能“零跑路”办理落户。

3月22日,西安市第五次放宽户籍政策,面向全国在校大学生实行仅凭学生证、身份证就可以在线办理落户。

不断放宽的户籍政策让西安市正在朝着2020年主城区人口达到1000万的目标迈进。据郑瑞韬透露,截至2017年末,西安市主城区人口700多万,借助户籍新政的实施,“今年有可能往100万人(落户)走,越多越好,没有设目标任务”。

“政策不能只照顾大学生、研究生”

越来越多的二、三线城市加入“人才争夺战”时,但很多普通工作者却依然难以在大城市落户。

澎湃新闻注意到,除了高学历人才,西安、成都等城市还对一些有专业技能、技术人才放开户籍政策。西安在技能人才引进方面,获得省级、地市级和行业技能大奖,或职业资格证书、职称证书、技能证书的一些专业技术人才,可以申请落户。

成都市施行人才新政“十二条”,也同样对如电工技师、工程测量员等技能人才放宽了落户政策,只需“在本市同一用人单位工作2年及以上的技能人才,可凭单位推荐、部门认定办理落户手续”。

一位长期关注户籍制度改革的公益人士韩呈祥注意到,大多数城市在争抢人才的时候,外来普通工作者依然受到户籍政策限制,而难以落户。他们有的举家在一个城市工作10年、20年,摆个夜宵摊、或者长期租住打工在一个城市,却难以在这个城市拥有户口。

比较下,郑州市对外来务工人员施行了更为宽松的落户政策。

2017年7月,郑州市户籍新政新增7类人群可以入户,其中包括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的农村转移人员、举家迁移的农业转移人员、‘80后’在城镇就业居住的农民工、愿意迁入城镇的农村户籍专业军人等。

“向农民工放开落户政策,目前在全国来说并不多见。”韩呈祥说,这个政策很值得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留守儿童的问题。

人口学者黄文政告诉澎湃新闻,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80后”、“90后”、“00后”的人口分别是2.19亿、1.88亿、1.47亿,三十年间萎缩了33%,也就是说在未来十年,中国的年轻人口会急剧萎缩。“现在抢人,是很聪明的做法”。

黄文政说,人口是一个城市的活力体现,是最大的财富。长远来看,“抢人”有利于拉动一个城市内需,提升城市活力、建设力和经济实力。而目前抢人的城市大都还是只将目光放在人才上。

“城市不仅需要受过高等教育或者拥有特别技能的人,也需要普通的工作者和消费者。”黄文政认为,只放宽人才的落户条件,而依然限制人口的迁入,不仅影响了人们的选择和福祉,也会提高人才的生活成本,降低他们发挥才能的效率。进一步放宽甚至完全取消落户条件,促进人口自由流动,可能成为部分城市未来的选项。

北京大学中国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王鑫海也认为,当前争夺人才的城市忽略了对普通工作者放开户籍政策,“普工也是人才,政策不能只照顾大学生、研究生”,合理的做法应该是“有工作交社保,就可以落户”。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